商丘90后小伙灾区坚守6天5夜 不惧危险但求心安_央广网

央广网首页

一键登录

首页  |  快讯  |  新闻  |  评论  |  财经  |  军事  |  科技  |  教育  |  娱乐  |  体育   |  生活  |  公益  |  女性   |  旅游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社区

河南分网 > 新闻中心

商丘90后小伙灾区坚守6天5夜 不惧危险但求心安

2014-08-16 09:40:00  来源:商丘网  说两句  分享到:

  商丘小伙张翔

  核心提示

  6天5夜。这是1990年出生的商丘小伙张翔在鲁甸地震灾区参加救援的时间。

  去震区前,张翔“心里还有点害怕”,但他很快做出了去灾区的决定。回商丘已经几天了,他还没敢将去灾区的事情告知父母。震区隐藏的危险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他不说,是不想让父母担心。

  在震区,张翔给灾民送食物、在路上帮灾民推车、清理因滑坡而堵塞的道路、挖掘遇难人员的遗体、消毒杀菌以及协助灾民及时撤离等。他说,自己所经受的和灾民失去家园、失去亲人相比并不算什么。去震区,自己为灾民做了一点事情,也尽到了自己的能力,也安心了。

  进不去灾区他急得直掉泪

  央广网河南分网消息 据商丘网报道:8月2日,张翔在山东泰安。家住商丘市区的他,和朋友在当地办了一所军事培训学校。学校成立有一个救援队,全名是山东泰安特战救援队。曾参加过汶川地震救援的秦一杰担任队长。

  当日,张翔和救援队的队友对学员们进行培训。晚上,秦一杰让学员们观看电影《惊天动地》。这部讲述的有关汶川地震救援的电影,让人流泪。

  “谁也没有想到头天刚看过有关地震救援的电影,地震这么快就来了。”8月3日晚上10点左右,秦一杰说“云南鲁甸地震了”,张翔心里一颤。

  “有人愿意去没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秦一杰面色严肃。

  听到这句话最初的反应,张翔是“心里有点害怕”。但他和另外6名队友还是决定报名。随后,张翔向商丘的朋友借了一辆商务车。

  8月4日下午4点,张翔和9名队友从商丘开车上高速,直奔云南。

  从商丘到鲁甸,1800多公里。为节省时间,张翔和队友每走300公里左右才进一次服务区,“就是上厕所每次也不超过5分钟”。

  “吃压缩饼干,喝矿泉水,都是在车上吃。”8月6日,张翔和队友终于抵达鲁甸县城。

  张翔和队友被临时安置到鲁甸县城的一所幼儿园。中午,张翔正端着一碗米饭吃,幼儿园一个老师走到他跟前。

  “昨天有一位武警战士在救援的时候牺牲了,你们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帮我们,谢谢你们!”这位幼儿园老师眼圈红红地说。

  张翔知道幼儿园老师所说的牺牲的武警战士就是谢樵,“心里很难受”。

  吃过午饭,张翔所在的救援队接到了到当地受灾比较严重的光明村送救援物资的任务。与此同时,队长秦一杰也收到两条消息——新民村一位80多岁的老人受伤急需救援;西撒拉村的村民断粮3天了。

  出发前,秦一杰决定将队员分成两批,其中一批由张翔带队,去新民村和西撒拉村。

  鲁甸地震发生后,全国各地的志愿者纷纷前往。为了保证救灾有序进行,武警官兵和当地交警部门禁止没有通行证的车辆进入灾区。

  “我们的车被拦下后,我就直接给执勤的武警官兵说了新民村和西撒拉村的情况。”张翔说,尽管武警官兵听说两个村的情况后也为之动容,但因为有纪律,他没能通过进入通往这两个村的道路,“我急得直掉泪,武警官兵的眼里也含着泪,但是我也理解”。

  救援时危险随时会降临

  张翔和队友只好前往光明村,和另一批队友会合。

  一进村,张翔就看到一片废墟,武警官兵、一些先前赶到的救援队员以及壹基金工作人员都在进行着紧张有序的救援。

  张翔所在的救援队将所载的方便面、纯净水等救援物资及时送到灾民手中,“沿途碰到灾民,我们也会把身上带的食物送给他们”。

  从光明村返回鲁甸县城时天已经黑了。下山的路上张翔和队友发现一辆抛锚的大货车刚好停在山路的“胳膊肘弯”处,尽管有一定的间隙,但很多车难以通行,“开着的话,拐不过去”。

  没有办法,张翔和队友将救援队的车连推带拉弄了过去,“前面几个人用绳子拉,后面几个人用手推”。

  救援队的车辆通过后,张翔和队友又发现还有一些灾民的车无法通行。最终,他们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将灾民的车辆又一一推拉过去。

  8月7日上午,张翔所在的救援队接到进驻当地的下大湾村的新任务,摸排受灾的具体情况。

  摸排中,张翔和队友发现一处山体滑坡堵住了前方的路。

  “其实被堵的路段也就是四五米长,清理起来却十分麻烦。”张翔和队友随即下车拿出随身携带的铁锹、镐和撬杠,清理路面的砂石。

  清理山体滑坡下来的砂石是很危险的事情,每动一块砂石都有可能引起连锁反应,“山上的石头可能随时会滚落下来,很危险”。

  张翔和队友一边用力清理砂石,一边紧盯山上的动静,两名当观察员的队友哨子一直放在嘴边,“一看到山上有石块滚落造成的扬尘,他们一吹哨,我们就赶快跑开”。

  “当时也不知道累了,就想着赶快打通道路,但是还要随时提防来自山上的危险。”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堵塞的道路终于被张翔和队友打通了,“我们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

  救援返回途中被热得中暑

  8月7日下午,张翔和队友赶往同样受灾的大瓶子村。

  进村的路上,不断有石头从山上滚落,到大瓶子村后张翔和队友惊出了一身冷汗。

  大瓶子村位于两座山之间,其中村子上方的一大块山体已经开裂,“裂缝很明显,要是遇到余震,山体脱落的话,将会给整个村子带来灭顶之灾”。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村民一直居住在村子里。张翔和队友当即将这些情况反映到当地政府,在当地政府组织下,村民及时搬离了村子。

  8月8日上午,张翔和队友前往另一个村子——王家坡村。

  这个在当地还算富裕的村子,已经成了废墟。

  地震中,这个村子有28名村民被掩埋。张翔和队友赶到时,还有8名被掩埋的遇难者遗体没有被挖出来,其中一家村民的3个孩子就埋在自家房屋的废墟下。

  在张翔和队友决定帮这家村民挖3个孩子的遗体时,孩子的家长情绪有点激动——因为已经有两拨人挖过,但均无功而返。

  张翔和队友忍着悲痛,暗下决定“一定要把3个孩子挖出来”。

  挖3个孩子遗体的时候,张翔和队友又遇到了山体随时滑坡的危险。他和队友两人一组,每人挖两分钟,另外的队员当观察员。

  “正在挖的时候,山体突然滑坡了,我往其他地方跑,身上被树扎了很多血印子。”石头滚落之后,张翔和队友又挖了半个小时,第一个孩子的遗体终于被挖了出来。

  由于天气炎热,遗体已经腐烂,张翔戴着口罩,但还是被熏得呕吐了。又继续挖了将近一个小时,另外两个孩子的遗体也被挖了出来。

  身边不期而遇的危险没有让张翔和队友退缩,但3个孩子的遗体被挖出来后,他们难掩悲伤之情。

  酷热、劳累、高海拔

  8月8日下午,从王家坡村返回驻地的山路上,张翔和另外3名队友出现了中暑症状。

  “我眼前突然一黑,啥都看不到。”身高1.80米,精壮的张翔意识到自己中暑了,“休息大概半个小时候,症状才有所缓解”。

  “我今天可能上不去了。”张翔对搀扶他的队友说。“你放心!你啥时候上去,我们啥时候上去,不会丢下你!”队友们这样回答。

  张翔二话没说,连扇了自己几个耳光,“我想通过疼痛,让自己精神精神”。

  在队友的搀扶下,几个小时后,张翔和中暑的队友总算回到了驻地。

  参加救援他“但求心安”

  8月9日,张翔和另外几名队友留在下湾村的驻地。虽然中暑症状刚好些,他还是和队友主动承担起了为下湾村以及上湾村进行消毒杀菌的工作。

  “我背着消毒桶,跑了两个村子,角角落落都喷了一遍药。”有些灾民看张翔比较辛苦,就提出让他在村里吃饭,但都被他婉拒了,“我们救援队有纪律,绝对不许白吃白喝灾民的食物,也不能打扰灾民,吃喝都是自备”。

  在为两个村喷洒消毒药水的时候,张翔还询问村民有什么需要。

  “村民都很朴实,我问他们还有啥需要,他们说吃的喝的都有,啥都不缺了。”张翔说。

  8月10日,张翔和队友从驻地撤离之前,几个人想买村民自家种的花椒和辣椒。

  “一包我们给他五六十块钱,他们说啥都不多要。”张翔说,当他和队友准备高价购买花椒和辣椒时,村民们都说,“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你们已经帮过我们了,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咋还能多收你们的钱?”

  8月10日晚,在震区6天5夜,救援队的任务完成后,除秦一杰之外,张翔和其他队友开始返回。

  8月11日早上,张翔赶到商丘的家中。洗过澡,倒头便睡。

  睡前,张翔还在想一名队友说的话:“不管做什么事,尽自己的能力就好,但求心安。”

编辑:耿倩作者:

参与讨论

我想说

头条推荐

关闭x
,